本文摘要:我和另外两个不认识的上海知青一起被分配到伊犁河边的木厂工作。白天积极开展轰轰烈烈的劳动竞赛。晚饭后,和青年们一起打篮球、乒乓球,积极开展一对一、一对白活动,互相促进膝盖的谈话。工厂的生产一整天都在进行,必要的组织都积极开展篮球、乒乓球、射箭等体育比赛和文艺演出比赛。

生活

10月13日,珠雨庭、金泰刚、张正明等十几名卸任上海移居的上海老知青,一起去戴再鸣家的客人。我和妻子应邀参加了这次优秀的派对。1963年9月,我和高中毕业的同学呼吁党的支援,离开故乡上海,提供支援边疆建设,回到新疆生产兵团农四师工程所。

我和另外两个不认识的上海知青一起被分配到伊犁河边的木厂工作。我兼任文教,负责管理工厂宣传文体的工作。另外两个青年,一个叫刘兆飞,和老技术人员学技术,一个叫陈亚明,在食堂当士,负责管理食堂财务。

当时,工厂除了工厂、工厂领导和工厂部的业务干部外,很多工人都是新生,即刑满释放者。工厂的年轻人很少,业馀生活单调无聊。

1964年,50多名上海支边青年回到工厂,扩展到生产第一线。大多数男青年被分配到车间当工人,一些男青年和全体女青年决定去伊犁河对岸的副业队当农工。这些上海支边青年回到木厂后,工厂一下子繁荣起来,充满活力。白天积极开展轰轰烈烈的劳动竞赛。

我也知道工作单位的班组,一边参加劳动,推刨子,拉锯战子,做木工工作,一边收集素材,写表扬稿,出黑板报纸,出墙报纸,准备广播,投稿报纸,大力表扬工厂的好人。工人们一上班,就在城外的黑板报纸、墙壁报纸前仔细看报纸。一旦找到表扬自己,每个人都会笑,感到非常荣耀和自豪。如果有人报纸的话,师《迈进报》、《伊犁日报》、兵团《生产线》的报纸都很高兴。

没想到短短几百字的新闻报道得到了那么大的鼓励。从那以后,我就喜欢写报纸、投稿,一发也收不到。

报纸

关于木工厂的通信报道剪辑资料,到现在为止原件保存在我的书架里,搬了好几次都忘了破坏。吃饭的时候,我拿起刚收到的报纸,在食堂的餐厅给大家看报纸。晚饭后,和青年们一起打篮球、乒乓球,积极开展一对一、一对白活动,互相促进膝盖的谈话。

晚上,轮流到各班集体宿舍参加班务会,一起自学毛着。有些班组为了超额完成生产任务,争夺战争劳动竞赛的红旗,安静地加班到单位的工作室,突然赚钱,深夜一两点睡觉。16、7岁的上海支边青年累得被困,觉得不能煮,躺在刚结束的衣柜里睡觉。工厂党支部书记、协理员穆三喜非常重视青年们的业馀文化体育活动。

生活

工厂的生产一整天都在进行,必要的组织都积极开展篮球、乒乓球、射箭等体育比赛和文艺演出比赛。正月节,正式成立业馀文艺演出队,自编自演丰富多彩的文艺节目。除了工厂和副业队的公演外,还去附近的公司慰问公演,参加工程所的文艺公演。

我和妻子在那个时候相遇了。优秀的星期天、假日,工厂领导特意带领食堂菜园种蔬菜,收拾蔬菜,支持副业队春耕、秋收,或者协助附近农民收拾麦子,为少数民族群众做好事。义务劳动成为每个人的心理行动,既没有加班费也没有奖金。

而且生活困难,每天不吃粗粮、咸菜、马铃薯、行李箱和白菜。整个工厂上下,同甘共苦,合作,想要心,用力,劳动热情还是那么激烈,再苦再累也很高兴,没有怨言。现在木工厂早就被取消了,不存在。

但是,如果拒绝了四十多年前在工厂一起童年的感人、热烈的青春岁月,我们这几年六十多岁的上海老知青,有着感慨万千、说不完的共同话题。语言中充满了真诚沉痛的回忆。

有些杨家领导、老师傅去世了,很多转行军人、上海知青也四十多年没见了,但他们的名字不记得,他们的笑容还记得。

本文关键词:生活,上海,副业,看报纸,贝博bet体育下载

本文来源:贝博bet体育-www.1fcht.com